胎儿体重【视频】《权力的游戏》S6E10:答应我,奈德-圣狗子

【视频】《权力的游戏》S6E10:答应我,奈德-圣狗子

Promise me, Ned.
答应我,奈德。”
大家好,这是《维斯特洛周刊》,我是圣狗子。还有2天第七季就要回来了,我会每天继续推送第六季剧评+整季长评,并在去年你们很喜欢的版本基础上增加一部分内容。一直到第七季开始,让你一点一点重新被故事浸泡。
欢迎你关注这个公众号。
波澜壮阔的第六季里,这一集是我心中的本季最佳。开头君临那段和剧情相互交织20分钟的配乐 Light of the Seven 没用几秒就让我陷入导演营造的气氛中。
片头临冬城的动画里终于时隔四季再次出现了代表史塔克家的狼头。这一刻已经准备好哭了。
君临:Mad Queen
第五季第一集里,还是个孩子的瑟曦来到巫姬“蛤蟆”的帐篷里,她们有一段对话是这样的瑟曦: 我什么时候可以嫁给王子?巫姬: 永远不会,你会嫁给国王。瑟曦: 我会成为queen,对吧?巫姬: 是的,你会成为Queen,直到另一个更年轻欢途网,更美丽的到来,她会推翻并夺取你珍爱的一切。我们一直以为 queen 指的是王后,原来 Queen 竟指的是女王。瑟曦开始以为她嫁给国王,是因为王子最后登基,却不想她其实是嫁给了“篡夺者”。她也一直以为那个更年轻美丽的是夺走托曼的玛格丽,或者珊莎,但现在这个人却更可能是丹妮。书中这段对话接下来是这样的:
“我和国王会有孩子吗?”她问。 “噢,当然。十六个属于他,另外三个属于你。” 老妇人却没说完,“他们将以黄金为宝冠,以黄金为裹尸布,”巫婆叫道,“将来有一天,当你被泪水淹没时,valonqar 将扼住你苍白的脖子,夺走你的生命。”
这里的 valonqar,是高等瓦雷利亚语中“弟弟”的意思。瑟曦对提利昂的敌意,就是来源于此。之前也有人认为这个“弟弟”会是猎狗,在杀掉僵尸魔山后顺手收拾了瑟曦。也有人猜测这个人会是詹姆,因为他也是瑟曦的弟弟。而登基仪式上詹姆看着瑟曦的表情,很难让你联想到其实仅仅两集之前,他还对艾德慕说自己有多么爱瑟曦。而他几乎是瑟曦除了科本和魔山之外唯一可以依靠的人了。
现在的瑟曦似乎达到了自己政治生涯的顶峰,但其实她比以往变得更孤家寡人。七大王国里,也许没有一个会支持她。包括西境的兰尼斯特们。
瑟曦登基的那一幕里,瑟曦的演员琳娜·海蒂为自己这一季的出色演技画上了完美的句号。那一场戏其实她没有一句台词,在她的剧本上,导演是这么给她写的:
瑟曦,君临女王,邀请你们前来去你们妈的。
Cersei, Queen of Kingslanding, invites you all to fuck yourselves.
负责《权力的游戏》道具的设计师 Michele Clapton 在第十集播出前接受采访时说,在设计剧中的王冠时,她试图让每一个王冠于佩戴它的人产生某种联系。而她认为自己最喜欢的王冠设计,是她为“某人”在第十集设计的。
现在终于知道这个“某人”是谁了,我也很喜欢这个王冠。虽然野火的爆发在大部分人的预料之中,但整个剧情的发展还是充满亮点,并不是简单的一个人点燃野火然后爆炸那么简单。兰塞尔挣扎着试图吹灭蜡烛,众人中唯有玛格丽感受到大事不妙,以及大麻雀的得意忘形,都让最后的爆发更有意义。洛拉斯头上被刻上麻雀党标记的时候,旁观的他的父亲梅斯·提利尔忍不住叫出声来。梅斯虽傻,但那一刻他看上去比他儿子还痛苦。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托曼站在窗口,红堡下依稀传来人们的哀嚎。他跳窗自杀,画面还停留在空荡荡的窗口,但佛雷的声音却已经传来。我很喜欢这个导演这个镜头的设定。托曼死了,瑟曦也失去了最后的顾忌,她之后会在女王的位置做的事情,一定会比现在还要疯狂。
参考阅读:“诸神不会介意”:死于教堂野火中的几个人
Promise me, Ned.

他至今还偶尔能听得见她死前的呓语。答应我,她在那个弥漫血腥和玫瑰馨香的房间里朝他喊,奈德,答应我。迟迟不退的高烧吸走了她全部的力量,当时的她气若游丝。但当他保证将信守诺言时,妹妹眼里的恐惧顿时一扫而空。奈德记得她最后的微笑陆川生活网 ,还有她如何紧抓他的手,随后离开人世,玫瑰花瓣自她掌心倾流而出,沉暗而无生气。在那之后发生了什么,他全都不记得。当人们找到他时,他仍然紧紧抱着她了无生气的躯体,哀恸得难以言语还阳水 。据说最后是那个矮小的泽地人霍兰·黎德将她的手自他手中抽开,奈德自己一片茫然。“我一有机会就会带花来看她,”他说,“莱安娜她……一直很喜欢花。”
极乐塔下的奈德,刚刚和同伴从不光彩地杀死了最伟大的剑士, 进入塔后,他又要为了自己的妹妹,向全世界承认自己有一个私生子。 这个被认为是世界上最有荣誉的男人,在这一天为自己的家人放弃了所有的荣誉。就像十几年后,在君临的他为了救自己的女儿,愿意承认叛国一样。镜头一闪而过,那个奈德保护了一辈子的孩子已经成为了北境之王,他依然像极了那个像父亲一样将他养大他的男人。在面对处置梅丽珊卓的问题时,他也坚持了原则,就像奈德会做的那样。最最令人感动的,就是在听到珊莎说冬天终于要来的消息时,这个诞生在极乐塔的孩子在雪天里笑着,不经意间说出了母亲最后说的那个词:Well,father always promised, didn't he?第一季第二集里,奈德和北上长城的琼恩告别储世新简介,琼恩问奈德:“我母亲还活着吗?她知道我吗?她知道我在哪里,要去哪里吗?她关心这些吗?”奈德说:“下次我们见面时,我们会聊聊你的母亲,I promise”。可惜他们再也没能见面。
在那一幕里,扮演奈德的演员肖恩·宾其实已经或多或少了解了有关琼恩真实身份的信息。他至少知道了琼恩不是奈德·史塔克的孩子。所以在这经典的一幕里,肖恩·宾的演技才那么真实。
孪河城:红色婚礼的倒影
瓦德·佛雷死的方式,几乎和凯特琳被杀死的方式如出一辙:看着自己的儿子的尸体,然后被割断喉咙。甚至还有网友发现,红色婚礼上的人有三种死法:被弩射死,被捅死,被割破喉咙。这个惨剧的三个主使,泰温·兰尼斯特被弩射死,卢斯·波顿被捅死,而瓦德·佛雷被割破喉咙超级农场系统。报应虽不完美,但也足够大快人心。莱安娜莫尔蒙说:“We are not a big house, but we are a proud one”。佛雷家正好相反,绝对不是一个 proud house,但的确是 a very big one。瓦德·佛雷死了,他可能还有很多孩子和接班人。但就算艾莉亚没有杀死他们,现在的佛雷家族也一点都不可怕。瓦德·佛雷的那些孩子,一个比一个没用,被黑鱼夺回奔流城的他们,是不可能守得住孪河城这种战略要地的。终于,我们不用再看见佛雷家戴的那种破帽子了。
在孪河城的宴会上,艾莉亚扮演的侍女在倒酒的前后一直在打量着詹姆。波隆以为她是在向詹姆献殷勤,而詹姆也显然习惯了有女人这么做。现在回看这一幕,想想那个侍女的微笑,詹姆会出一身冷汗吧。

我的名字是艾莉亚·史塔克。希望你知道这点。因为你死前看见的最后一件事,将是一个史塔克微笑着低头看你死去。
还会有很多人会听到这句话吧。

丹妮:再见
丹妮和达里奥告别,也是和自己的一个时代告别,告别厄索斯大陆上那个被高呼为“母亲”的自己。在狭海对面,权力的游戏会是完全不同的样子。她出生没多久就逃到了厄索斯,对维斯特洛毫无记忆。而她出嫁前,总是听哥哥韦赛里斯说那些忠于他们的家族的名字秋天里的童话,说他如何收复旧土,以及收养他们的伊利里欧哄韦赛里斯的话。
“他们是您的子民,对您爱戴有加,”伊利里欧总督和颜悦色地回答,“全国上下的农庄村舍里,男人偷偷举杯向你致敬,女人则暗中缝制真龙旗帜,等待你率军渡海之日。”他耸耸宽阔的肩膀,“我的手下都这么说。”
这些话虽然现在看上去虚假至极,但从一开始它们就是支持丹妮世界观的一部分三联虹普。即使她不是傻乎乎的韦赛里斯,你也得承认,诸如伊利里欧这样的话带给她的那种“拯救那里百姓”的使命感,促成了她在奴隶湾解放奴隶的信念。
厄索斯大陆上,信仰和制度都和维斯特洛有太大不同。狭海的那边没有需要被解放的奴隶,她如果做得足够好,对百姓来说也只是换了一个更好的女王。可她如果做的稍有闪失,那么巨龙和多斯拉克骑兵对那片土地带来的伤害,可能会让维斯特洛的百姓将她视为恶魔。之前提利昂的对话里,我们发现灰虫子和弥桑黛不喝酒,不讲笑话,过着及其无聊的生活,我们只顾着感叹丹妮是个严苛的长官,却忘了她也是一个早早失去了生活的人。离开达里奥之后 feel nothing,正是说明了这点。她从小就没有父母,没几岁就居无定所,在自由城邦里漂泊,她的哥哥被人成为“乞丐国王”。那时候他的哥哥总说他们要打回维斯特洛,夺回属于他们的一切。但那时候这一切对于丹妮来说都是虚幻的。可现在,一切就现实地摆在眼前。不过至少,她说弥林的人民会选择自己的领袖,这个刚刚彻底摆脱奴隶制社会的城市已经要直接进入民主社会了,我对丹妮还是有信心的。头号遗憾:雅拉·葛雷乔伊老师没有一句台词,撩妹教学被搁置。
提利昂:女王之手
提利昂在这一集里说:我从我记事起就是个愤世嫉俗的人,不相信一切……但现在,我站在这里,我相信你。这让人想起第五季他和乔拉曾有过的一段对话:丹妮从来不缺少信徒和追随者,但他们大多盲从于丹妮。因此她需要提利昂这样的人,在信任她的同时,给她智慧和经验。尤其当他们驶向她一无所知的维斯特洛时。
上一集,提利昂劝住了刚回到弥林的丹妮,让她没有毁掉这座城市,甚至只烧掉了一艘船,就击溃了奴隶主的攻击,几乎彻底粉碎了奴隶制。而在其后和葛雷乔伊们的谈判中,丹妮在和雅拉握手前,也特意和提利昂交换了意见。这和之前那个只会煽动演讲的她判若两人。我们不由得觉得,只有提利昂在身边时,丹妮才不像一个征服者,而是像一个政治家。这两季里的提利昂,一直有些无所事事(包括书里的他其实也是),所以我会说他处于他的低潮期。其实他的一生,都没有被真正信任,他之前最风光的时候,也只是给泰温暖国王之手的座位而已。也正是因此,当丹妮为他带上胸针时(那一刻他的眼神让人动容),当他们终于要出征时,我比谁都激动。恭喜你,提利昂·兰尼斯特,你现在是女王之手了。
临冬城:北境之王!北境之王!北境之王!
北方人真伟大,眼前的这个男人还依然姓“雪诺”,可他们也能高呼他是北境之王了。所以相信不管他未来是坦格利安还是什么,他都会是他们的领袖。当然啦, 这里大概有76.8%是莱安娜·莫尔蒙的功劳变态兄长。有必要提一下萧景鸿 ,莱安娜发言完之后第一个拔剑高呼“北境之王”的曼德勒伯爵,是原著中一手制作了“佛雷派”的人。这个在第五本书中深受热爱的角色,在书中也说了和本集里相似的话:
北境永不遗忘,戴佛斯大人,北境永不遗忘。
指头叔深情表白,身体前倾准备亲吻珊莎却被推开那一刻,我想起了自己很多伤心的往事。珊莎在这一集让很多人欣慰,她终于证明了自己一点也不傻。她告诉琼恩“你对我来说就是个史塔克”,她说“只有傻瓜才会相信小指头”,她也向琼恩道歉说自己应该告诉他谷底的军队。在众人高喊“北境之王”时,她和小指头的对视,笑容逐渐凝固。导演似乎在为下一季两人剧情的发展暗示着些什么。我想,珊莎虽然推开了小指头,但这两个角色还会这样合作和质疑下去。除了小指头,其实也没几个人懂得现在的珊莎,而珊莎也是为数不多贴近了解和尊重小指头的人。所以珊莎不傻,在这种关系中不被利用,实在太重要了。
琼恩称王这一幕,和当年罗柏称王有不少相似和对比。罗柏称王时,所有人都单膝跪地,但琼恩称王时,大家则站着高举着剑。在“北境之王”的呼喊声中,罗柏回头看着自己的母亲,而琼恩则转头和微笑的珊莎对视。第一个喊出北境之王的,是在之前的动员会上曾经对罗柏出言不逊的大琼恩·安柏,他的儿子后来也背叛了史塔克。但琼恩这次称王,发表决定性演说的,是人气突破天际的莱安娜·莫尔蒙,打死我也不会相信她以后会和琼恩作对。高呼“北境之王”的人里,也有不少谷地的领主,比如之前曾出现过的“青铜”约恩·罗伊斯骑士。这是否意味着北境和谷地的再次联盟吗?至少谷地守护小指头想的不会这么简单。除了小指头,还有一些人没有起立高呼。那就是野人们七夜宠姬。他们和琼恩的联盟一定依然坚硬如铁。但曼斯·雷德之后,自由民们不会再去向谁效忠。
多恩:血与火
瑟曦虽然登基了,但我中维斯特洛真正的女王,还得是这个一袭黑衣来到多恩的老太太。荆棘女王和沙蛇们就是一个字:合得来!她越是发挥自己的毒舌的本事吐槽三个小沙蛇们,那三个反倒更喜欢她。她的存在,让沙蛇在剧中显得都不那么讨厌了。她应该从上一季就来到多恩,说不定这样多恩线就不会被匆忙砍断。现在的多恩和高庭,同样痛恨兰尼斯特。他们也曾一起支持坦格利安:在劳勃起义推翻坦疯王统治的“篡夺者战争”中,提利尔家族和马泰尔家族也一直在龙家一边战斗。按照马丁的设定,多恩可以动员的军队数量应当和北境、谷地一样多。而从五王之战开始到现在,多恩也是七大王国里军队唯一毫发无伤的,他们的轻骑兵也很有特色。
而提利尔家族也拥有极强的部队,劳勃在篡夺者战争中唯一的败仗,就是来自提利尔家族封臣,山姆威尔父亲带领的部队。荆棘女王娘家雷德温家族的船队在维斯特洛大陆也排的上前三。在剧集里,他们只是在黑水河一战有些小的损失。高庭所统领的河湾地区也是七大王国中土地面积第二,土地最肥沃,农业最发达,人口最多的。当这两个同样憎恨兰尼斯特的家族联合在一起,加上即将到来、很可能在多恩登陆的丹妮和她的三条巨龙,空虚的君临和短谋的瑟曦将很难抵挡这样的势力酒鬼酒官网。多恩、坦格利安以及瓦里斯的联盟,其实在书中早就能看出端倪,黄子珈虽然书里的线路要复杂得多。在书中,即使是在“篡夺者战争”之后,马泰尔家族也曾有帮助坦格利安复辟的计划。“红毒蛇”奥伯伦曾周游厄索斯大陆,在那期间,他代表马泰尔家族在布拉佛斯与坦格利安家族的代表签署了一份秘密的协议,协议约定丹妮的哥哥韦赛里斯会迎娶道朗亲王的女儿亚莲恩·马泰尔,这样他将会在他夺取铁王座的时候得到多恩的帮助。后来,道朗亲王的儿子昆廷·马泰尔还曾远行见到丹妮向她求婚。而书中被囚禁的两条巨龙挣脱枷锁,也是昆汀而不是提利昂导致的。昆汀也因此被烧伤死去。本集最大的槽点,莫过于瓦里斯用了半集时间从多恩穿梭到了龙母的船上,打破了他的老对手小指头一集时间从谷地赶到卡林湾的世界纪录(而且没有带换洗衣服)。戴佛斯与梅丽珊卓即使是面对如此大的悲痛,也是要求长官做出决定,而不是自己一把刀去快意恩仇,这简直是最洋葱骑士的做法了。之前我们已经聊过,在戴佛斯的心中,他对道德准则的忠诚要远高于他对人的。从遇到琼恩的那天起,他就相信眼前的这个人是原则的化身。他相信这个人不会像史坦尼斯一样对梅丽珊卓盲目信任。别忘了他上一集还和托蒙德说过:“我热爱那个男人(史坦尼斯)……可他脑海中总有恶魔低语”。从现在开始,他应该会对琼恩更忠诚吧。洋葱骑士的演员 Liam Cunningham 不仅在剧中是“萝莉最爱”,在现实中也在维护着女性。前几天他怒斥了网传的“珊莎被拉姆斯强奸怀孕了,所以她现在看上去比较胖”的理论。而琼恩面对的,像极了当年丹妮处置乔拉时所面对的问题。“你不能留他在身边,但也不能杀了他”。令人欣慰的是,当年丹妮需要提利昂的建议才能做出的决定,琼恩自己就做到。而梅丽珊卓,则又遭受了另一个打击,她心中 Azor Ahai 转世的人,将她驱逐出了北方。她对自己的怀疑,应该会更强烈吧。如果扮演她的 Carice van Houten 能在产后及时回到剧组。那骑马南下的她,应该会在下一季遇到同样信仰光之王,正好在北上的无旗兄弟会和狗哥。甚至是来到维斯特洛大陆的丹妮。
极乐塔:我甚至翻译了一段视频
给不明真相的观众:琼恩是莱安娜和雷加·坦格利安的孩子。莱安娜不是被雷加掳走的,她和雷加相爱,最终选择和已婚的雷加私奔。琼恩是雷加·坦格利安的儿子,丹妮也就是琼恩的姑姑。这个被称作 R+L=J (Rheagar + Lyanna = Jon) 的理论,在20年前第一本书出版后就被读者们提出。20年后,当年还是学生的读者们的孩子也已经有琼恩这么大了,而这个理论也终于得到了验证。而极乐塔里的这一幕的凄美,也没有让观众失望。琼恩不是劳勃甚至疯王的儿子,这两种可能性在书中毫无铺垫。而琼恩的发色也没有问题,因为历史上还有好几个坦格利安,像琼恩一样不是银发紫眸。另外,HBO 也发布了一张照片,证明了 Jon 的父母的确是莱安娜·史塔克和雷加·坦格利安。事实上,即使你没有读过书,如果回味剧中之前的很多细节,也会发现琼恩的身份也已经被暗示过很多次了。比如所有人描述的雷加,都是阳光的,勇敢的,堂堂正正的。巴利斯坦曾告诉丹妮,雷加喜欢便服走在平民之中,喜欢为大家歌唱。又一次他在街边卖唱,然后把得到的钱给孤儿。几乎在所有人的描述里,雷加都不像是一个会绑架、强暴甚至杀害别人的人。甚至雷加之死,也是得到了这样的评价:
Rhaegar fought valiantly, Rhaegar fought nobly, Rhaegar fought honorably. And Rhaegar died.雷加战斗得英勇,雷加战斗得高贵,雷加战斗得荣誉,雷加死得不明不白。
而在临冬城的回忆里,我们也看得出莱安娜·史塔克潇洒无畏庄户刁。她甚至比她的兄弟们还要自信,绝不是那种会被轻易掳走的弱小动物。奈德在君临担任首相时,胎儿体重曾经为了要不要暗杀丹妮莉丝而和劳勃吵红了眼,为此他向劳勃扔回了首相的胸针。詹姆在君临袭击他时肆无忌惮,就是因为那是他不是首相了。现在想想,他想要保护的桦南天气预报,不仅仅是丹妮莉丝。
又比如给丹妮莉丝和琼恩的这个及其相似的拍摄视角。
在第五季时,导演曾也抖过一个只有懂的人才会理解笑点的包袱。长城守夜人的伊蒙·坦格利安学士悲伤地对山姆说:“一个坦格利安孤独地在这个世界上,真是件糟糕的事”。话音还没落,琼恩就一脸无辜地出现在了门口。
类似于这样的铺垫,还有很多。我特意翻译了 YouTube 上的一个视频,视频里剪辑了1-5季里几乎关于这段往事的铺垫,看完后相信你也会非常感动,会发现奈德的伟大,以及琼恩的身世带给很多人(比如凯特琳)生活的改变和痛苦。

更清晰的版本:

学城
我想在这个图书馆上自习,图书馆管理员再差劲我也愿意。Gilly 尽管一次比一次美,但图书馆却可能成为她的最大情敌。请注意图书馆上方悬挂的那些仪器,它们就是片头动画里旋转的东西。白色信鸦在维斯特洛专门被学城的学士用来预告季节的更替。剧集里白色信鸦曾在第二季里出现,预示着最长的一个盛夏的终结。而这次的白色信鸦,则预示着冬天的正式到来。学城成百上千只的白色信鸦,飞向维斯特洛大陆上成百上千个家族。这一幕真的太美了。其实在现实中, white raven 是十分稀有的物种,剧组第二季中用到的白色信鸦,是从奥地利专门运到拍摄地的。这一集的山姆,用不长的时间,实现了不少的喜剧效果。比如面无表情的管理员告诉他这很反常时,他尝试缓和气氛说“我猜,生活就是无常的”,结果抖机灵惨遭失败。又比如他面对着图书馆时,那一脸如痴如醉的表情。
我最喜欢的是下面一幕:

山姆家的祖传瓦雷利亚钢长剑“碎心”也出现在了本集中。为了防止在路上被发现,山姆用特地布把剑包了起来。但这一幕实在太搞笑了,因为被裹起来的“碎心”依然是一把剑的样子。伪装效果直击负无穷分。

欢迎你关注我,也把这个公众号“圣狗子”推荐给你同样喜欢《权力的游戏》的朋友。在即将开始的第七季里,你有太多需要知道和想起的事。这有时候不是那么简单,我会试着告诉你每一件事情,做你的代理骑士。
I will be your champion.

iOS 赞赏
《权力的游戏》S06E10:答应我,奈德
圣狗子∣维斯特洛周刊
IT'S NOT A BIG BLOG.
IT'S A PROUD ONE.
点击查看第六季其他文章
2014-05-13 | 热度 222℃ 全部文章 | Tags: